以下是台灣專科護理師學會關於「專科護理師執業範圍立法—增訂護理人員法第24條第3與4項規定」之聲明稿

護理人員法於2000年增訂第7條之1第1項,其規定:「護理師經完成專科護理師訓練,並經中央主管機關甄審合格者,得請領專科護理師證書。」自此,「專科護理師」始有法源依據。然而,2000年之修法僅賦予專科護理師制度之法源依據,而醫護實務界最關心之「專科護理師執業範圍」,法無明文規定,僅數則行政函釋說明專科護理師可協助醫師解釋病情、開立檢驗單與領藥單、書寫病程紀錄單或執行醫療輔助行為,反觀所有醫事人員(醫師、護理師、藥師、檢驗師、復健師…)的執業範圍都有法律明文規定。專科護理師之執業範圍雖有行政函釋規範,然而行政函釋的「效力位階」極低,用行政函釋來規範專科護理師執業範圍,對專科護理師之保障確有不足之處。

為使專科護理師之執業範圍明確化且有法律之保障,本會提出修法草案,於護理人員法第24條增訂第3項與第4項,分別為:「專科護理師及依第七條之一接受專科護理師訓練期間之護理師,除得執行第一項業務外,並得於醫師監督下執行醫療業務」與「前項所稱醫師監督下執行之醫療業務,由中央主管機關另以辦法訂定之」,惟有藉由明確之執業範圍,始能杜絕醫院雇主濫用專科護理師之亂象。經過多年努力,此修法草案於103年5月28日經立法院一讀通過,實值肯定。

惟本會恐各界對此修法草案存有疑慮,故針對此修法草案之訂定規範,提出說明如下:

(一)在第3項前段「專科護理師及依第七條之一接受專科護理師訓練期間之護理師,除得執行第一項業務外,……」方面:

專科護理師同時具備護理師資格,專科護理師得執行護士護理師之執業項目乃當然之理,為避免讓人對專科護理師可否執行護理師之執業範圍產生疑慮,爰增訂護理人員法第3項前段規定:「除得執行第一項業務外」,以資明確。

(二)在第3項後段「……,並應於醫師監督下執行醫療業務」方面:

第一,護理師本得執行之「醫療輔助行為」,本質上即「醫療行為」,僅因其具低風險,故可由醫師診察過病人後,將低風險之醫療行為交給護理師依醫師醫囑執行,如打針、抽血、灌腸與導尿等等醫療技術(有衛生署函釋可資參照)。護理師於臨床上也是輔助醫師執行「醫療行為」(因具輔助性,故稱為「醫療輔助行為」),故於第3項後段增訂「並得於醫師監督下執行醫療業務」,並無使專科護理師執業上承擔過多風險。

第二,現行臨床照護實務上,專科護理師在醫師指示下執行醫療業務所在多有,為避免專科護理師觸犯密醫罪,應賦於專科護理師在醫師監督下得執行醫療行為(業務)之法源依據,故於第3項後段增訂「並得於醫師監督下執行醫療業務」。

(三)在第4項「前項所稱醫師監督下執行之醫療業務,由中央主管機關另以辦法訂定之」方面:

第一,很多醫院正因專科護理師執業範圍不明確,鑽此法律漏洞,強令專科護理師執行某些須具醫師資格者始能執行之醫療行為,本會爰於第4項增訂「前項所稱醫師監督下執行之醫療業務,由中央主管機關另以辦法訂定之」,此辦法可以畫出專科護理師之執業範圍,惟有藉由明確之執業範圍,始能杜絕醫院雇主濫用專科護理師之亂象。

第二,專科護理師在醫師監督下得執行之醫療業務,惟醫療業務之種類與項目繁多,何者可由專科護理師在醫師監督下執行,其所涉之層面廣泛,宜由中央主管機關召開公聽會或邀請醫護專業團體集思廣義後另以辦法訂之。

第三,相較於立法機關,行政機關更具有專業性,由法律(護理人員法)授權行政部門制訂「專科護理師執業範圍辦法」,其妥適性並無疑慮。以「立法」授權「行政」制定「法規命令」規範「業務範圍」有諸多先例,如老人福利法第34條第2項:「前項老人福利機構之人員配置及業務範圍等事項之標準,由中央主管機關會同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定之」、如緊急醫療救護法第24條第2項:「前項各級救護技術員得施行之救護項目、應配合措施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定之」,故本會所提之第4項草案—「前項所稱醫師監督下執行之醫療業務,由中央主管機關另以辦法訂定之」之妥適性,應無疑義。

最後,各界均擔心此次修法是否會造成專科護理師之業務項目包山包海,然而專科護理師的執業範圍多大、多小,目前尚未確定,有待日後衛福部召開公聽會或邀請醫護專業團體集思廣義後另以辦法決定之。本次修法僅是賦予中央主管機關在法律授權下有制定「專科護理師執業範圍辦法」之權利,專科護理師的業務範圍是各界關注的焦點,更是本會不能棄守的戰場,也期待未來各界能與本會一同出席衛福部舉辦的各場公聽會,共同監督衛福部妥適制定「專科護理師執業範圍辦法」,妥善規劃專科護理師合理的業務範圍,以落實專科護理師工作權益之保障。

歡迎大家提供意見及指教,本會建議專線與E-Mail-0987837384 service@tnpa.org.tw!!